肖帅说2

  肖帅说,他一直没告诉父母自己参与火神山医院维保工作的事情。“他们只知道我参与火神山的建设,我怕我一说自己要进病房,他们会担心。”

  2个多月与火神山医院为伴的日子里,肖帅不是没有过遇到困难和想放弃的时候。“3号楼建设的时候,我真的觉得完成不了,最后还是完成了。”肖帅说,那时候下雨天气又冷,他的鞋在工地上跑烂了,“这只脚上全都是泥,袜子一脱里面都是泥。”采访时,记者见到了肖帅脚上的那双鞋,鞋头上脱胶了,开了很大的一个口。当时从广州走得急,也没带别的鞋,单位后来也发了,他觉得自己这双虽然坏了但轻便,就一直穿着。

  肖帅为自己有机会参与如此有意义的项目骄傲。“我学到了更多专业的知识和管理经验,也更有责任和担当了。这是几万人一起努力的结果,我只是其中一份子。”作为一名党员,肖帅觉得,这是他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。

  随着疫情好转,用不了多久应该可以回家了。回家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?这名大男孩说,“想吃我妈做的红烧鱼,好久没吃了。”


  火神山医院建成后,肖帅继续参与后期的维保工作。他形容自己所做的工作,就像“管家”,除了电路巡查,检测各种设备,还需给医护人员和病人提供一些生活保障。而“管家 ”需要随时待命,“有任务就要上,就算是晚上一两点也要上。”

  做维保工作避免不了进入病区,肖帅还记得第一次进入病区的场景。那是2月上旬,肖帅接到任务说,2号楼病区的洗脸盆下面堵塞,空调插头也没电了,他赶紧就带着工人一起赶了过去。

  “当时防护做了有1个多小时,还有医生在旁边指导,戴三层手套,护目镜戴着施工的时候可难受了!”进病区前,肖帅的心里并没有想太多,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党员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冲在前面。“进去之后还是有些小小的胆怯,毕竟穿着这么厚的防护服。”

  在病区里,肖帅见到了一些新冠肺炎患者。除了检修了原本的问题,他还把电缆温度、设备运转情况等一起检查了一次。不过让肖帅没想到的是,出病区后脱防护服时,医生发现他防护服的袖口松了,狠狠地“教育”了他一番。回想起来,肖帅有些后怕,也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  对维保人员来说,进病区是常有的事。

  有一次因为戴着眼镜和护目镜,雾气特别大,肖帅进病区后看不太清楚。而此时,一起去的工人又去了另一个地方检查。在病区待了一会后,一位护士主动过来给肖帅打下手。" 当时我挺感动的,觉得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认可,我们为他们服务,他们也觉得我们不容易,所以愿意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帮我们,人人都有一颗‘仁心’,都是为了让病人更好。"

  那一次,肖帅见到了重症新冠肺炎病人,“我看到他们带着呼吸机,很痛苦,我有点被吓到了。”在门外犹豫了一下,肖帅还是进去了。“我不进去,别人还是要进去。既然已经穿上了防护服到了这里,就要把任务完成。”



评论 (0)  •  2020-04-03  •  浏览 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