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3

  杭州某中学生家长王女士说:“疫情初期,我老公整天都要电话会议,我也要写材料,学校微课有提交作业的要求,得检查上传,作为双职工,家长一天下来疲惫不堪……”

  有家长向记者抱怨:“这还是一个孩子,要是两个孩子更崩溃。有些学校,8点多就要在群里签到“打卡”搞早读,家长做完早饭,就得录孩子的早读视频。接下来还有运动量、做作业等一系列的反馈工作。”

  “我很焦虑、很矛盾。”北京市大兴区家长张女士说,女儿即将小升初,疫情期间学校又不让开新课,老师布置的作业没有多少跟课本知识相关,“我特别担心她开学后赶不上新课,成绩下降,上不了一个好初中,就给她报了网上的课程辅导班,但她天天盯着电脑、手机、上网课,视力又下降得厉害,不上网课又怕耽误功课。”

  记者采访发现,“宅家”期间很多小学生每天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都超过1小时,中学生在3-5小时,大学生则可能完全处于“不可控”状态。孩子看似认真地坐在电脑前“目不转睛”,但很多家长并不确定孩子究竟在干什么。

  北京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何瑾说,这段时间,“焦虑”成为很多人谈论心态时的一个高频词。“不安全、不确定和不可控的感受让学生家长想开学又怕开学。可能大家刚习惯居家隔离生活,接下来又要准备开学,这些都可能激起新的个体焦虑。我们要接受焦虑的存在,但要警惕过度焦虑。”


评论 (0)  •  2020-04-03  •  浏览 (110)